图片 18

除开为莎普爱思代言 化学肥科到爱护床垫都有郎平身影

郎平可谓是中国女排历史上成就最高的人,不管是作为球员还是教练,都曾数次将中国女排带上荣誉的巅峰,近一年来郎导因为身体原因,已经暂时退出了一线指挥。

图片来自网络

  原标题:除了莎普爱思 化肥到保健床垫都有郎平身影

图片 1

近日,一篇名为《一年卖出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的文章,引发了媒体和公众的广泛关注。舆论一边倒地质疑“莎普爱思滴眼液”是否有其声称的疗效?是否存在虚假宣传的违法行为?接着就有人质疑,郎平作为“莎普爱思滴眼液”的广告代言人,是否应当承担法律责任?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张硕)近日,一篇名为《一年卖出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的文章爆红网络。莎普爱思滴眼液也因涉嫌虚假宣传,误导老年白内障患者而备受质疑。随后又有爆料指出该产品惊天暴利,成本只有1.45元,市场零售价格却高达43.5元。

而近日,一件让大家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里约奥运会带领中国女排夺冠的郎导曾被无数国人捧为“救世主”,在国内人气一直居高不下。但如今,在刘国梁跌下神坛后,郎导也未能幸免。

请先来看看《一年卖出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中历数的莎普爱思之过。

  目前,上市药企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已被食药监总局勒令自查广告,股票也已停牌。

图片 2

一、眼科医生不认同“莎普爱思滴眼液”。文章说,“眼科医生经常开玩笑说,如果谁能研发出治疗白内障的药物,拿个诺贝尔奖也不成问题。”还进一步申明“莎普爱思滴眼液”“是眼科医生极为痛恨的一种药”,“目前,全世界范围内治疗白内障唯一有效的方法就是手术,这是全球眼科医生的共识。”

  莎普爱思滴眼液能有如此高的知名度和年销量,与郎平的代言不无关系。做运动员时,郎平是叱咤排坛的“铁榔头”;做教练后,则是带领中国女排重返巅峰的“郎指导”。优秀的运动成绩和“女排精神”的加持让郎平收获了极高的商业价值。

由于近期莎普爱思滴眼液涉嫌虚假宣传,引发业界质疑。作为莎普爱思代言人的郎平也因此受到牵连,不少网友跑到郎导微博下,要求她为代言莎普爱思道歉,言辞相当激烈,有些甚至难以入目。也有一些理性的网友表示,郎导虽然代言了莎普爱思,但并没有辨别药物真伪的能力,所以她也是一个受害者。

二、“莎普爱思滴眼液”卖得多。文章说“这种‘神药’,但是在2016年一年就卖出了2800万只,年销售额7.5亿人民币。”

  在《第一财经周刊》发布的“2017中国最具商业价值明星排行榜”榜单中,郎平力压邓超、孙俪夫妇排名总榜第24位,体育明星第1位,其超高的商业价值无需多言。

图片 3

三、“莎普爱思滴眼液”广告涉嫌虚假夸大宣传。文章截取了“莎普爱思滴眼液”各种广告的截图,并说“老、中、青、幼”均受“莎普爱思滴眼液”广告的影响,“只要眼睛不舒服,人们第一个就会想到它。”

  记者梳理发现,郎平曾经代言过的的产品远不止莎普爱思滴眼液;从信用卡到保健床垫,再到化肥;种类繁多。

现在是十足的经济社会,体育明星代言,有时候难免会中一些枪。

四、莎普爱思公司的广告费用相较研发费用畸高。文章说,“仅2016年一年,莎普爱思公司的广告费用就高达2.6亿人民币,而同年的药物研发费用只有0.29亿,白内障相关的药物只有550万,连广告费的零头都不够。”

图片 4

2014年5月,因认为购买的汤臣倍健鱼油软胶囊存在虚假宣传,市民冯长顺将产品代言人姚明告上法庭,尽管法院最终判决药房退还货款88.2元,姚明无连带责任,但“小巨人”名誉受到影响。

“莎普爱思滴眼液”是否有其宣称的疗效?这个问题需要权威部门组织专家来论证,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已于12月6日发布通告,要求对“莎普爱思滴眼液”进行重新评价。

  2007年,郎平签约大溪地诺丽国际公司,成为该公司大溪地诺丽果汁的全球代言人。
大溪地是一家美国公司,产品包括果汁、护肤产品等。大溪地方面曾表示,对邀请到郎平担任公司形象代言人非常骄傲和幸运。

前女排主帅陈忠和也因参与虚假电视购物广告,宣称产品对心脑血管疾病治愈率达96.7%。“三聚氰胺事件”爆发后,为问题奶代言的丁俊晖、潘晓婷、刘国梁、刘翔、郭晶晶等体坛明星也组团卷入“奶粉门”。

“莎普爱思滴眼液”是否存在虚假宣传的违法行为?这个问题也需要权威部门在对“莎普爱思滴眼液”广告的全面审核的基础上作出判定。浙江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于12月7日发布通告,要求“莎普爱思滴眼液”进行广告自查。如果确认“莎普爱思滴眼液”存在虚假夸大宣传的违法行为,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应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对莎普爱思公司予以处罚。

图片 5

确实,作为公众人物理应看清所代言的产品,但让人可悲的是,一些流量明星所受到的影响微乎其微,反倒是郎导遭受谩骂、被逼道歉。甚至被要求让出中国女排主教练的位置。

至于郎平作为这个“莎普爱思滴眼液”的广告代言人,是否应当承担法律责任?这个问题需要认真捋一捋,在莎普爱思之过中,哪些危害是郎平造成的?

  2010年,钙补充剂品牌钙尔奇选择郎平作为其代言人。代言期间,郎平还作为“骨质疏松关爱大使”多次出席各项活动。

图片 6

眼科医生认不认同“莎普爱思滴眼液”,是郎平在接拍广告时不可能获知的。

图片 7

图片 8

《一年卖出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一文中说,“莎普爱思在商业上的巨大成功,得益于上个世纪90年代,在中国的药监系统,对于药物临床试验还没有那么严格的时候拿到了上市许可,而且在中国,并没有成熟的药物退市机制。”这句话对理清郎平的责任十分重要。

  2011年起,郎平担任康佰(中国)集团的代言人。2017年10月,郎平与该公司第四次续约。康佰集团主做健康家居等,属于保健品行业。

图片 9

莎普爱思公司是正规合法的药品生产企业,“莎普爱思滴眼液”是国家批准的正规药品。请看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官网公布的相关信息。

图片 10

图片 11

企业信息

  2013年,恒大推出全新产品“恒大冰泉”,郎平成为了其全球形象推广大使。恒大集团曾在2009年邀请郎平,担任广州恒大女排俱乐部的主教练,恒大老板许
家印和郎平十分熟络。

图片 12

产品信息

图片 13

时至今日,莎普爱思事件确实影响了郎导的个人形象,甚至可能还会影响到中国女排今后的发展,在事情弄清之前,希望网友们慎言,当初郎导收到的伤害已经够深了(详情关注官方公众号:王者之风台球电竞联赛)!

“莎普爱思滴眼液”的产品名称是“苄达赖氨酸滴眼液”。公众可以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官网查询,持有“苄达赖氨酸滴眼液”的药品批准文号的药品生产企业不止莎普爱思公司一家。如果“莎普爱思滴眼液”确如《一年卖出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一文中所说,是害人的“神药”,那么其他几家持有同类产品批号的企业是否存在同样问题?

  2014年,郎平与广东善元堂保健品签约。善元堂主要生产维生素C、补钙液等。善元堂称,“郎平端庄、大气的内在气质,以及积极进取、顽强拼搏、自强不息的女排精神,完美诠释了善元堂品牌的核心价值。”

图片 14

如果《一年卖出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一文所说“全世界范围内治疗白内障唯一有效的方法就是手术,这是全球眼科医生的共识”为真,那么是否意味着经国家批准的吡诺克辛滴眼液等具有相同适应症的国产药品和进口药品都有问题?

图片 15

依据我国药品管理法律法规,药品在得到批准前必须经过临床试验。试问,那些曾参与“苄达赖氨酸滴眼液”、“吡诺克辛滴眼液”等药品临床试验的医疗机构不是医院吗?出具临床试验证明的那些眼科医生不属于“全球眼科医生”人群吗?

  2015年,郎平代言了妈妈壹选的天然皂液。此前,她还曾代言过妈妈壹选的餐具洗洁产品。妈妈壹选称,公司正是被郎平永不言弃、勇闯高峰的精神激励着不断向前。

我国也不是没有药品退市机制的。我国早就实施了上市药品监测再评价制度,通过监测评估,风险大的非处方药会转为处方药,疗效不确切、安全性低的药品会被撤销批准文号。此次“莎普爱思滴眼液”事件,如果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经调查确认存在相关问题,会依法作出处理的。

图片 16

倒是一些“眼科医生”有些奇怪,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系统是对医疗机构和眼科医生开放的,药品不良反应上报是医院和医生的义务,这么多眼科医生质疑了这么久,为什么不履职上报相关信息呢?

  2016年里约奥运会率队夺冠后,郎平成为了国内知名酒企“郎酒”的代言人。

可惜郎平不是业内人士,她只是个专心打球的排球教练。这些事情,她怎么能知晓呢?

图片 17

她如何决定要不要接拍这个广告?唯有看企业是不是合法企业、药品是个是合法药品,还有,这个广告是不是合法广告。

  2016年里约奥运后,郎平与恒大旗下的恒大人寿签约,成为其形象代言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有明确规定,“药品广告,须经企业所在地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批准,并发给药品广告批准文号,未取得药品广告批准文号的,不得发布。”她参与拍摄的广告是经批准的,播放广告时,同时刊播了相关批准证明文件。

图片 18

郎平参与拍摄的广告截图